2017年02月13日 发布 国内影视

来源: 第一制片人(ID:zhipianquan)

热词搜索: 中国电影 病态


  从8亿到100亿,历经十个春秋。谁也未曾想,而后五年再一举跃升到了440亿。

 
  一年前,院线消费能力还被电影业界人士所惊诧,一年后,这些人却在面对差评和低分背后票房增幅收窄的市场骤冷。
 
  以上就是中国电影行业近年来的表现,好与坏都在迅速的发展。
 
  2016年对电影市场无疑是特殊的一年,在经历连续高增长票房的背景下,455亿的年终票房终于勉强超越了441亿的去年,也就是说,2015年同比增长48.7%,2016年却仅仅同比增长3.7%。
 
病态一:外行操控
 
  香港导演杜琪峰:整个中国电影从初期走进商业时代,但是控制它的东西太多,困难重重。在创作时被束缚,在发行时要挣扎,很多时候结果和想象不一样。更离谱的是,烂片都可以收钱,而且收很多钱。认真工作的人真的伤心死了。这个生态是完全错误的。
 
  因为主导性的东西太多,根本利益太集中在某些人身上。很多人都是看钱,不是看发展和未来,为了经济效益不顾一切,没有远见。观众不一定都懂得看电影,但是我相信观众不想看烂电影。中国现在根本是不懂电影的人在搞电影。他们只了解官场,或者商场,但不了解电影。
 
  中国电影与西方比,从艺术和创意方面,差距很大。未来二三十年,我看不到希望。
 
 
病态二:盗版猖獗
 
  背景:台湾导演蔡明亮在网络上先后发现盗版商和资源党未经授权发布了他的作品下载链接。他决定与盗版发布者打一场"消耗战"。从7月底起至今,已在微博上写了十多封《对贼念经》及其他相关文字,表达抗议和不满。
 
  台湾导演蔡明亮:我是非常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因为爱电影而做电影,我甚至在思考电影可以怎样更好地发展,培养更高素质的影迷,让社会价值观走向更正的方向上去。有人觉得被盗就是少赚一些钱,这不是赚钱的事,是生存。尤其是艺术片导演,被盗版商拦腰一斩就没了。
 
 
病态三:天价明星
 
  香港导演严浩:现在大陆的演员,随随便便一个小姑娘,可以拿一两千万的片酬。我们香港拍戏拍了那么多年,不要说片酬了,一个电影全部成本都没有两千万。两千万的电影是成龙那种电影,而且大概两千万都是他的,然后我们拍戏大概几百万就拍完了,你明白意思吗?
 
  我们在学习好莱坞的思路,但好莱坞的演员费用只占整个制作费的四分之一,中国反了过来,大概四分之一是制作费,四分之三都是演员费。
 
  香港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现象,这是不可能的,没有人允许的。除了比如说成龙这种,但是有成龙的话,都已经有国际投资了。
 
  我很高兴演员赚那么多钱。但是也希望投资人稍微也多一点钱给制作,给默默的工作人员,那就很公平了。
 
 
病态四:价值扭曲
 
  著名编剧芦苇: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进入价值观紊乱的时期,它所制造出来的一代人的价值观迷茫,已经呈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电影只是一个角落。电影里还能看到传统的价值观吗?没有了。英雄主义、爱情至上、诗意和浪漫都消失了,充斥着搞闹搞笑,完全为了感官刺激这个最低级的需求。
 
  中国电影已经完全放弃了对于价值观的追问,成了一种软性毒品。High是有了,也有获得感观满足的,唯独没有感动、情怀和价值观。
 
  电影有两重功能:娱乐和文化表达。娱乐已经畸形发展起来,非常庞大了,但是文化价值的追寻却萎缩了,这个不正常。
 
  在各种各样的价值观里面,我觉得有一点始终可以依靠的——在学术上叫人本主义,在社会上叫人道主义,站在人性的立场,坚持人性的表达,这是我的底线,也是我对电影的一贯的基本之点。
 
 
病态五:轻视内容
 
  背景:不少电影开始在所谓的特技、视觉和营销上下功夫,却似乎都忘了——一部影片,投资不论大小,应以内容为王。
 
  演员、导演徐峥:我认识《富春山居图》的导演,很不明白为什么他花那么多钱请了好莱坞团队,但不请好莱坞的编剧来写剧本。不分大片还是小片,在我看来只有好故事和烂故事,有烂剧本的大片,也有好故事的小片。我觉得一个小孩给同学送作业本的小故事也是一部惊心动魄的大片(阿巴斯《何处是我朋友的家》)。
 
病态六:不接地气
 
  电影学者戴锦华:太多的国产电影悬浮于中国社会现实之上,完全不接地气;太多电影人已经太久没和中国社会的任何阶层发生互动了,没有生活的切身体会。他们所处的"电影国"相当封闭和稳定,这使他们难以分享社会任何阶层的日常生活、所思所感。
 
  说到商业化,人们常常仰慕好莱坞,但大家没意识到,好莱坞的常胜因素也并非仅仅是资本、奇观或者明星,而是他们对社会生活,尤其是其变动的高度关注和敏感。比如他们近年来的B级片,会直接呈现金融海啸、失业、伊拉克创伤等等内容,在打开伤口同时,再以好莱坞特有的形式遮蔽或包裹起来。
 
  当今中国的社会生活充满了戏剧性,中国电影人如果能真切地关注并体认社会生存状况,从中寻找故事,延展其讲述方式,那么,哪怕一位偶像、一群粉丝的电影也可能妙趣横生。
 
 
病态七:票房造假
 
  背景:《叶问3》放映仅两天就因涉嫌票房造假被查,结果证实该片存在虚假排场7600余次、涉及票房3200万元。2015年度票房冠军《捉妖记》也被爆出"幽灵场" 、"十分钟场"等造假疑点。
 
  知名评论人焦伟:追求高票房,频频"放卫星",不仅误导观众,而且容易产生"劣币驱逐良币"效应。一些质量不错、口碑较好的片子只因"措施"不到位就票房惨淡,而一些粗制滥造的所谓"影视佳作"却能大放光彩。长期如此,还有谁愿意沉下心来搞创造,还有谁愿意投资一部严肃的、需要付出很大努力的电影。
 
  透过现象看本质,票房造假只是表象,其背后反映的是电影行业扭曲的价值取向,一切以票房为最高标准、一切以利益为最终追求的行为本质都是拜金主义。追求经济利益本身也无可厚非,但相关各方须明白,电影的商业价值必须建立在艺术价值之上,思想艺术是根,票房收入是叶,不能本末倒置。
 
病态八:山寨横行
 
  背景:中国电影的模仿、跟风、抄袭现象近年来越加突出。在毫无建构性的批量复制拼贴中,消解了原作模本本身的价值和内涵,成为名副其实的山寨商品。尤以喜剧为甚。
 
  著名编剧芦苇:中国的电影许多是模仿移植的,是"搬"过来的,换个名字、情节、人物就完了,包括几个卖得大火的电影都是模仿秀,你一看就是"克隆"过来的,名牌仿制品,就跟服装一样,山寨货,满大街都是。
 
  著名制片人梁振华:依靠肢体搞笑、时髦流行语、古今穿越、低劣模仿和特效等来制造单纯廉价欢愉的喜剧电影,就其本身的形式和意义而言,虽然迎合了普通观众释放压力的心理欲求,但是因为电影本身内容的低俗混乱,使得观众在实现压力的宣泄后,并未得到意义的生成和重建。
 
病态九:综艺触电
 
  背景:综艺大电影《爸爸去哪儿》和《奔跑吧兄弟》连创票房奇迹。但被多数业内人士斥为"怪胎"。后来效仿的多个综艺大电影也遭到失败。
 
  著名导演冯小刚: "综艺电影"是电影的自杀。
 
  美国综艺那么发达,但美国人不把它弄成电影。韩国综艺也很火爆,但要拍成电影,韩国电影公会集体抵制。为什么?因为他们都要保护电影。一部电影,5天或者10天拍完,挣好多个亿,让投资人心都乱了,他们只会去抢这种项目,不再有人去投那些需要耗费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完成的电影。这让电影人心都凉了,今后还会有人去好好的拍一部电影吗?这种钱,很畸形。
 
  港台电影被黑社会统治的年代,也是十几天拍一部,也挣钱,但是后来呢?台湾电影死了,香港电影业衰落。这种野蛮地挣钱是对严肃电影的挑战和冒犯,对于导演来说没有技术含量,对于演员来说更谈不上演技,是丢分的,掉价的。
 
 
病态十:急功近利
 
  台湾导演李安:成长是很自然的事情。在中国这是一个新兴行业,一个黄金时代的开始。年轻人不要浮躁,学好基本功。编剧、故事处理、表演,每一个细节都要浸淫在里面。
 
  我是36岁才开张,很晚熟的人。任何东西要感人、成立,本身有自然的力量。生长本身需要孕育的。我希望你们不要急功近利,这个花花世界很诱人,不是一蹴而就。现在医学那么发达,我们都活那么长,急什么呢?
 
  现在市场好,大家想出头,给人家印象是在抢钱。过去港台都经过这个路子,抢明星抢题材恶性跟风,大家不要重蹈覆辙。
 
 
回首2016片单:少一些造势,多一些真诚
 
  无论是总在IP市场抢购的乐视影业,亦或是“拖延症”最为严重的万达,以上影视公司在2016年所欠下的片单让我们为之关注。年初的造势,少不了年尾的总结。
 
 
1、华谊
 
  消息称,《少年巴比伦》将在2017年1月13日上映,《琼斯的自由国度》、《耐撕侦探》和《世界之外》则被无限期推迟。由华谊投资的中美合拍片《律师与杀手》则可能要到2018年才能和观众见面。
 
  原2016年8月12日档期的《美好的意外》也遭到了延迟,《前任3:颜值大作战》初步定档2017年11月。值得一提的是,由华谊一手捧起的网剧——《山炮进城》大电影却并没有最新消息。
 
2、万达
 
  《记忆大师》定档2017年,《寻龙诀2》则基本确定在2018年登上大银幕,《西洋》毫无进展,《斗破苍穹》因限韩令遭受打击。《幸福马上来》和《兄弟,别闹》目前仍无进展。
 
  同样没有进展的喜剧还有《大叔同萌》,《十万个冷笑话2》在定档2016年圣诞之后,最终爽约了事。《沉默的证人》和《追击日》也鲜有声音。《快把我哥带走》以及《自由女神耸耸肩》也尚无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透露。
 
 
3、博纳
 
  《神秘宝藏》在2014年拍出后,再一次与2016失之交臂;《A测试之爱情大冒险》也在定档2016年12月30日后杳无音讯;《月色迷途》则在改名《夜色撩人》之后,被推到了2017年3月,海报已经被发出。其他错过2016的电影还有《战神戚继光》、《说来就来》、《明月几时有》等等。
 
4、乐视
 
  《吃吃的爱》因投资等问题推迟开机,初步确定明年上映。《皮绳上的魂》和《冈仁波齐》虽然都已经如约亮相国际电影节,但最终却都无缘今年的国内院线。其余错过2016的还有《开学那天一起失恋》,定档2016,但已石沉大海;《心理罪》已于2016年10月杀青,定档2017年;《冰封:时空行者》定档2017年,《假日特攻》则基本敲定将于2017年暑期档与观众见面。
 
5、光线
 
  早在2012年就被列入了日程的《射雕英雄传》、陆川的《英格力士》、李仁港的《满洲快车》和高群书的《征服》都有流产的危险。
 
  另外,饶雪漫自《左耳》后的又一部小说《沙漏》早在2015年11月就发布了海报,但目前为止却依旧未能开拍。《东宫》在2016立项后处于停滞状态,而2015年立项的《改头换面》也似乎没有了进展,同样情况的还有《跟笨蛋一起谈恋爱》。更早的还有2013年的《新双旗镇刀客》和《上海滩》,前者甚至没有发布最终选角情况。此外,由光线旗下的霍尔果斯彩条屋牵头的动画《昨日青空》和《美食大冒险》也并没有向外界透露任何进展。
 
6、游族
 
  今年最重磅的延期,非《三体》电影版可属。也是因为该片,笔者才将游族放在了“影业公司”第一梯队里,与华谊、光线等公司并齐了。《三体》从起初的定档2016年暑期,到后来因为后期等问题被迫搁浅。
 
  如今,《三体》最终定档2017年,而《华夏之王》、《女神联盟》、《一千灵异夜》却还没有多少实际进展。除此之外,动画片《恐龙大赛车》也并没有明显动作。(各公司片单数据来源:影视圈Magazine)
 
 
结语:虚火退去,价值浮现——静待2017
 
  华纳兄弟、迪士尼、环球、索尼、20世纪福克斯和派拉蒙,是目前主宰整个好莱坞电影行业的六个巨头,反观国内第一梯队“万达、华谊、博纳、光线、乐视”也早以成型。
 
  然而,影视行业不同于其他行业,寡头们对一部电影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小了。如今低成本,高票房的片子越来越多,而且但凡是大片,基本上都是好几个片方联合出品,如今多数影业公司还不具备独立制作大片的能力。
 
  以近期上映的小成本《情圣》为例,中国电影市场已越来越不在我们掌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