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1月19日 发布 专业视野

来源: 一起拍电影 临渊

热词搜索: 情圣 宋晓飞 黑马喜剧 董旭


  截至1月17日,电影《情圣》的票房成功冲破5亿,与《摆渡人》、《我不是潘金莲》的成绩接近。

  没有时下流行的大IP、大明星,这部由宋晓飞、董旭首次执导的电影一开始并未引起主流媒体的关注,却意外地在吃瓜群众中流行开来,给稍显冷清的元旦档期带来一阵意外之喜。

  越来越多的人给《情圣》冠以黑马之名,但他们的成绩真的只是偶然吗?2016年中小成本喜剧扎堆出现,但最终能靠口碑实现票房逆袭的却很少。《情圣》到底有何特殊之处?

 

对票房没有预期,希望豆瓣评分6.5左右

  11号的下午,当我走进导演工作室的时候,宋晓飞和董旭导演还在为上一家媒体拍摄短视频。虽然已经忙碌了一下午,天快黑了,但他们依旧精神抖擞,耐心配合。宋晓飞导演还特意替对方的摄影师调整了一下摄影机。二十来年的摄影从业经验,先后凭借《斗牛》、《杀生》荣获第46届、第49届金马奖最佳摄影提名,宋晓飞导演对摄影机的掌控非常自信。

  而四周的墙壁上挂着的是《斗牛》、《杀生》、《泰囧》、《心花路放》等电影的海报。宋晓飞和董旭分别以摄影师、录音师的角色,参加了这些电影的拍摄,也因为这些电影成为配合默契的好搭档。

宋晓飞导演

  “我们合作过很多喜剧导演,从这些优秀的导演身上学到很多。所以,我们俩就想着有机会可以一起做一部电影,做一次联合导演。而且电影本质上是声画的艺术,我们一个是摄影,一个是录音,合作起来很顺畅。”

  所以,当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推荐他们改编美国电影《红衣女郎》时,两人决定做一次联合导演。中年危机压力下的男人因为年轻貌美的异性而心猿意马,当年美国的社会现象在我国也开始频频出现。如果能把原版的故事根据当下我国的国情、习俗加以改编,可能会让观众感受到强烈的共鸣。

  事实情况也确实如此,影片主角肖瀚为了能和梦中情人约会,不断跟老婆撒谎,甚至不得不动员自己的几个朋友来帮忙圆谎,他的滑稽怂样引起影院内的阵阵笑声,大部分观众看完结尾的片花才缓缓离开放映厅。

  考虑到下周没有同类影片上映,《情圣》的排片直到1月28号都有强大竞争力,截止到发布前,电影《情圣》的票房成功累计达到4.97亿元,将在17日无悬念冲破5亿大关。

 
  两位导演一开始却没有对票房有太多预期,“我们想着拍一部观众爱看的喜剧电影,最好不要给老板赔钱。以前参与拍摄的电影大多都在7分以上,这次希望最好豆瓣评分能达到6.5左右。”

  从目前豆瓣评分来看,虽然6.3距离6.5还差一点点,但已经属于今年喜剧片里评分不错的了。肖瀚和老婆的相处,公司工作的场景,都让人真切地感觉到他就是我们身边的甲、乙、丙。幕后团队对于细节的锱铢必较,赋予电影生活化、现实感。

最难的环节是改编,整整筹备近一年

  男人到了四五十岁,孩子开始长大了、不听话了,父母的身体状况也开始下滑,职场上会受到新人的挑战、挤压,在性方面也会遇到问题,这些来自各个方向的压力让人透不过气,会想找一些发泄的渠道。一旦有一个人或一件事能重新唤起对生活的激情,他就很容易被诱惑。

  这部影片了从女性角度来解读,把男人脑子里对异性的窥探都呈现出现,引起观众的反思。但也因为打碎了很多人对婚姻的美好想象,收获了一些“直男癌“、”给坏男人找借口”的评价。

  戏剧作品就像一面镜子,不同的人会看到不同的东西。《情圣》里的肖瀚最后为了躲开YOYO的黑社会背景男友,不得不躲到酒店外面的挑檐上,羞愧万分想自杀。小沈阳扮演的刘磊倦鸟知返的时候,他老婆已经不在原地等待了。有些观众看完之后也会反思,“难道我们就因为那一点心动就放弃现在所拥有的的幸福吗?”

 

  《情圣》的喜感都建立在谎言上,你撒了一个谎,就得不停的撒谎去掩盖它。能和梦中情人约会很美,但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能不累吗?当然了,这一切的争议,都是因为影片除掉喜剧的外壳,处处都是血淋淋的现实。

  “为了尽可能真实的还原办公室场景,我们全新装修了一个办公室,并请了一些服装企业的老板过来参观、提建议,包括名片、文件夹归属、电脑停留的页面、部门安置、人员搭配等等。美术、道具、制景部门还去了广州一些知名服装品牌的办公室参观,体验生活。“

  改编国外电影,最难的是实现本土化。原版的剧情节奏对现代观众来说太慢,妻子是家庭教会的成员,可能会涉及宗教问题。如果照搬原作,先不说能不能通过审查,观众看的时候也会感到水土不服。

  “电影、文学,甚至音乐作品、歌剧、一幅画都可以做改编,但这些都是为了你能够抓到一个主题。改的好不好,能不能拿出一个完整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情圣》在原作基础上做了大量的工作,整个项目从评估到落地,花费了小一年的时间。两位导演花了很多时间来思考,怎么能把一般喜剧语言类的表达方式变成情景和画面,解决在喜感方面的南北差异、接受度问题。

董旭导演

  比如,影片中肖瀚站在卫生间半天不动,她老婆问道,“你在厕所里这么老半天,到底尿不尿啊”,很多观众看得时候会觉得好笑,但其实在暗示肖瀚的身体有问题。肖瀚好不容易在停车场找到一个停车位,结果被常剑抢了去,两人在职场的竞争已经蔓延到了抢车位上。姑妈老年痴呆了,每个星期都要给肖瀚过生日。这种种“笑料”都在刻画肖瀚遭遇的中年危机。

  “改编和翻拍有本质的不同,如果照搬原版电影镜头、情节,会伤害观众,他们会觉得你在抢快钱,走捷径。”这部电影从剧本到场景进行了全新的设计,在喜感的营造和人物设置等方面努力实现本土化,使观众在观影的时自然联想到身边的朋友和类似的社会现象,对角色举动、遭遇感同身受。

 

  “电影里的办公室、肖瀚家的场景都是我们重新搭建的,一般家庭里的卫生间是没法拍戏的,摄像头没法放。在电影后期,我们也有差不多三四百个特效镜头,并且尽量不露出来,影响观感。还找来了闫妮、肖央、小沈阳这些国内一流的喜剧演员。”

  所以关于网络上传说的投资成本4000万,董旭导演感到很震惊。《情圣》的投资成本虽不可与大片相较,但它汇集了国内一流的喜剧团队。

  两位导演的技术背景,首先确保这是一部合格的产品。比如声音方面,肖瀚和老婆没有任何表演的时候,他的手机微信一声接一声响,他只能撒谎说是公司微信群,和YOYO躺在水床上,床发出声音让肖瀚显得更加忐忑。董旭导演特意放大了这些日常中的声音,让画面充满了喜感。

  而编剧李潇、于淼虽然第一次接手电影剧本,但之前的电视剧作品《好先生》、《我爱男闺蜜》、《小丈夫》也都收获了不错的收视率。发行方新丽传媒之前也操盘过《夏洛特烦恼》这样的喜剧黑马。

  好的创作班底、发行团队,加上元旦档期喜剧片少,《情圣》的佳绩与“天时、地利、人和”是分不开的。

导演的门槛在门里面,可能会拍《情圣2》

  “现在因为手机、网络的出现,好像是当导演越来越容易了,但要想做一个好的导演是很不容易的。套用郭德纲的一句话说,就是导演的门槛在门里头。我们也希望能尽快过了这道坎,拍出来的作品得到观众的喜爱,传达一些好的社会理念、生活态度。”

 

左一为董旭,左二为宋晓飞

  这几年,越来越多的演员、作家等转型执导影片,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导演的门槛越来越低。另一方面,观众依然特别渴求优秀的内容。

  宋晓飞、董旭导演也谦虚地表示自己虽然有20多年的本专业从业经验,但在导演的路上还是新人,“我们俩也反思,属不属于‘什么人’里面的。我们做了二十多的摄影师和录音师,多少有一些导演的梦想,拍一些观众喜爱的影片。”

  不管是多大牌的导演,在观众面前永远是学生,如果故事讲不好,肯定会收到许多批评。两位导演很感激新丽传媒在创作上给予的支持,表示接下来会和他们继续合作联合执导几部影片。

 

左一为董旭,右一为宋晓飞

  张艺谋、顾长卫是从摄影转行做的导演,昆汀·塔伦蒂诺最早是一个影院的放映员。随着越来越多不同专业的年轻人进入到影视行业,或许会催生更多不同类型的电影,做大电影市场。

  对于那些怀有电影梦的年轻人,董旭导演鼓励他们学习好基本功,把故事更好的呈现出来。“电影就是用声音和画面讲故事,导演对视听语言的理解运用是基本功。”

  总体来讲,宋晓飞、董旭导演还是希望自己能坚守创作的水准,对得起自己的电影梦,对得起观众的期许。而随着续拍《情圣2》的呼声越来越高,两位导演欣喜之余也十分慎重。

  “我们俩希望接下来能继续联合执导几部电影,题材现在也在构思。虽然现在也有一部分《情圣2》的呼声,但还是要等构思成熟了,不要让观众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