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3日 发布 专业视野

来源: 一起拍电影 山甲

热词搜索: 老一代 长城 启示录


  聊起中国电影,有三个名字永远都没法撇开大家的讨论。

  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

  《潘金莲》让冯导一贯地站上风口浪尖,而《长城》更是引发了全民的议论狂潮。我们不难发现的是,以上面三位为代表的老导演们,在这几年大盘激流勇进之时,再也没能力挽狂澜拔得头筹。不说破10亿,即使是年度前五前十的票房收入与他们也越来越无关。而除去票房,他们各自影片的口碑也是江河日下。

  不要说原本大家所期待的大师,连保持水准都变的越来越难。
 


老导演们缺乏“公平正义自由”的普世价值观

  对于张、陈、冯这类一线老导演,大家心中也是会有这样的迷惑:已经有无数的资金让你可劲造,有无数一线明星排着队上你的戏,但是就是拍不出大家叫好作品?(是的,你也想起了《长城》)

  答案很简单:作为导演,他们的才华有了,情商有了,格局也有了,而最为关键的普世价值观却丧失了。

  这普世价值观是什么呢?它并不是什么高深莫测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崇高伟大的信仰,它就是通俗易懂的,每一个人都明白的肤浅道理。

  普世价值,顾名思义,就是普遍适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它超越民族、种族、国界和信仰,是全人类共同拥有的价值观。普世价值观由三个基本要件组成:公平、正义、自由。

  每个导演可以通过个人才华,情商,以及格局获得不同高度的成功,而想成为真正的大师,得到大家的认可,这就是关键。而这一方面的缺失也是张艺谋、陈凯歌、冯小刚一直只能是“准大师”的根本原因。

  拿长城来说,我们又在《长城》里看到了尽态极妍的大场面大特效,它的场面调度才华、颜色运用水平、特效场面格局都值得我们拍手称赞,他的技术水准,工业规格依旧是在时代的前列。

  但另一方面呢?90%以上的没有自我个性和特点的人物,一大批冷冰冰的工具角色,没有一个死的有尊严的角色。说是为了内容服务,不如直接承认这其实就是不把人当人的行为,每一个个体的自由,根本无从体现。而所谓邪恶的饕餮,也根本没有为非作歹,所谓的声讨,看似正义,实则是假大空。

  而这一状况,其实也一直存在于张艺谋、张艺谋等着几位导演的作品中:

  张艺谋《金陵十三钗》,试图歌颂人性的伟大:用十三个妓女的命去换十三个处女的命。但是,它违背了人不分种族、性别、职业,生而平等的“公平”原则。这个故事比较隐蔽,如果换个比喻就清楚了:用十三个黑人的命去换十三个白人的命。或者是:用十三个农民兄弟的命去换十三个城里人的命。无论你刻画的多么伟大,多么合理,在欧美也没有导演敢拍,因为涉嫌种族歧视。

  陈凯歌的《赵氏孤儿》用自己的儿子替换主公的儿子,完成复仇。可能在中国的文化中可以被看成是大义灭亲、无私奉献,但是这在西方社会中简直是磨灭人性,每个人的生命价值都是平等的;

  张艺谋的《英雄》,本片试图歌颂刺客无名最后为了天下大局而牺牲自己的伟大情怀。但是,这违背了“正义”的原则。本片其实是在为暴政粉饰,并美化和合理化独裁。

  争议很大的《嫁给大山的女人》,试图歌颂被拐卖到山村的女人,最后留下来成为最美山村女教师的真善美人性。但是,它违背了“自由”的原则!女主角是被迫的,而不是自愿的。本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把一件残忍的贩卖人口的罪犯案件美化成道德典范,篡改事实,令人发指。

老导演们被上一代的“集权思想”毒害严重

  时代斗转星河,在如今互联网催生信息爆炸的社会,企图不去碰触价值观,拍一些“向上投机,向下愚民,左手赚钱,右手获奖”,最后还混一个大师的尊称,没那么便宜的事了。这也是为什么全世界导演那么多,目前真的称的上大师的,寥寥数几。

  只在作品上看到工业制作水准的进步,却无法在内容价值观上做到普世化,是目前老导演们在公众认可上渐行渐远的原因。那老导演们都依旧拍了这么多的作品了,对于普世价值为什么一直都无法前行呢?

  一方面,回到国内市场,以陈凯歌、张艺谋来说,他们都在二十年前就有了一流作品,并且朝着大师殿堂而去,但是可惜的是经历了90年代经济大潮,和21世纪互联网大潮的两次冲击后,逐渐迷失了价值观方向。

  另一方面,回想《长城》,我们看到了太多类似于奥运会开幕式的体操团表演的场面,《夜宴》《黄金甲》里对于封建反抗者的失败判决,等等症结。我们扒开本质更是可以发现:老导演们在上个年代集权思想的僵化下,收到了潜意识的影响,服下的慢性毒药,在一部部作品里,开始发作。

  集权思想下,对于公平、正义、自由的解读,都是老一套的迂腐思想。在那个年代,他可能能打动一大批同样出生,接受同样教育的观众。而到现在的时代,网生代成为话语权主力的时代,他们的问题则会被放大。

  社会在前进,老导演们却一再地观众越走越远,就和毒舌说的一样:绝对理解部分观众给《长城》打一星的愤怒。这愤怒,不来自它的糟糕,是失望。无法跳出陈旧价值观,无法拥抱公平、正义、自由的当下普世价值观的失望。

  而这样日渐叠加的失望,不仅仅只是对导演个人的不买单,更是会对整个中国电影的带来沉默。老导演们试图承担起“文化输出”的职责,但依旧无法有真正的作为,究其原因实则是这个时代的悲剧。

英雄总要迟暮,新人导演如何补位?

  史书留名的有三种人,一种是重要人物,一种是关键人物,一种是鸡肋人物。

  大部分历史名人都是重要人物,但是只有极少数人是关键人物。关键人物是那些改写了历史航道的人,例如王安石变法、张居正变法,朱元璋推翻元朝。而戚继光就只属于重要人物,因为他没有改变历史航道,就算没有他,其他人也会把倭寇打跑,最多玩几年而已。鸡肋人物就不说了,所有史书有名又不是前面两种人的都属于鸡肋人物。

  对照中国电影,哪些是改写了中国电影史发展航道的关键人物?哪些是鸡肋人物?哪些是重要人物?

  我们可以把张艺谋、冯小刚、陈凯歌这类打造了中国大商业片时代的老导演们,当作是上一批的关键人物。把目前市场上创造了一堆票房纪录的周星驰、成龙当作是重要人物。但英雄总要迟暮,历史总要更替。

  政策的庇护,温室般的环境下。现在我们还可以乐观地说:“文化输出是孔子学院的事,不是《长城》的事”,但在不远的以后,中国电影市场马上就会面临与引进片兵刃相接、寸土必争的年代。用普世价值观指导作品,培养导演,这是中国电影甚至文化力量站住脚的需求。

  光是有着10亿、20亿数字加持的导演,有了市场格局和观众认可,却没办法更进一步。没有普世价值观的支撑,最终被淘汰和沦为鸡肋人物,这一观念的贯彻也是这些新人导演、一流导演更进一步的需求。

  突然明白了,托尔斯泰为什么说:最伟大的真理是最平凡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