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 发布 专业视野

来源: 新剧观察 媒体上校

热词搜索: 2016年 事件 媒体圈


  2016年对于传统媒体来说,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份。在这一年中,我们没有迎来传统媒体的绝处逢生,却看到了一些报纸停刊电视台停办;在这一年中,我们一边质疑自媒体的众声喧哗,却又眼看着社交媒体将特朗普送上总统的宝座;在这一年中我们见证了VR的火爆、直播的喧闹,到头来却是一地鸡毛。年关将至,笔者就带您一起回首2016年影像传统媒体的那些事,无论如何,2016终将过去,莫顾感慨悲切,消亡亦是重生。
 


 

一、除夕的虚假报道, 开启全年的传统媒体之殇

  虚假报道,是2016年传统媒体无法绕过去的一个话题。2016年除夕,一则“除夕分手年夜饭”的报道引爆网络,随后许多媒体纷纷跟进报道,在没有核实真伪的情况下一本正经地对事件进行讨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则新闻居然是杜撰出来的。无独有偶,财经杂志《春节纪事:一个病情加重的东北村庄丨返乡日记》塑造的礼崩乐坏的东北村庄,最终也被证实为记者不负责任的臆想。而年中《新安晚报》所做的《我的右肾去哪儿了》系列报道最终也是啪啪打了自己的脸。惹得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不得不公开通报6家媒体发布虚假失实报道的查处情况以正视听。传统媒体相对于自媒体的一个先天性的优势就是权威性,如果一些传统媒体自甘堕落追求眼球做不实报道,最终戕害的将是整个媒体的发展环境。
 


 

二、直播火热, 即时报道与荷尔蒙直播的比拼

  当传统媒体分发渠道影响力日趋减小的时候,直播却搭乘互联网平台异军突起,成为眼下的爆款。上半年马东、范冰冰、刘涛的网络直播,无不引起粉丝的狂热追捧,一度挤爆平台网络。而传统媒体也不甘寂寞,央视在里约奥运会也玩起了直播。但是新闻直播的影响力似乎远不及明星直播和荷尔蒙直播的吸引力大。传统媒体追求客观及时的直播报道似乎并没有直播平台的一次造人直播或露点直播更能吸引人注意。幸而直播的种种问题已经日趋凸显,今年11月的大凉山地区伪慈善直播更是将直播推向了风口浪尖。对于直播的整治也已实施。传统媒体可能还没想好直播怎么玩,这股浪潮或许就要过去了。
 


 

三、韩流来去匆匆,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多少次韩流来袭了。《太阳的后裔》引爆了中国的互联网视频网站,而随后的《任意依恋》《步步惊心:丽》也都表现不俗。韩国明星们更是全面进军中国电视综艺,宋仲基、朴海镇、朴海镇、允儿、宋智孝 、Bigbang等都纷纷登上了国内综艺银幕。不过这场韩流可谓一半火焰一半海水,下半年房间盛传的“限韩令”,让这股韩流最终终结。不过反观韩国电视剧和综艺模式在中国的火爆,国内电视人或许该认真想想如何做电视做节目才能赢得观众的认可。韩流的火爆,实质是韩国文化的一次侵袭,制作普罗大众喜闻乐见的文化内容应该是每一个电视人的责任。
 


 

四、.报纸停刊电视台停办,传统媒体艰难求存

  这是笔者不愿提及的一个话题,但是事实就摆在那里,我们无法不去面对。2016年4月香港亚视停播、2016年9月深圳法制频道重组,2016年10月京华时报宣布明年元旦停刊。。然而在我们为这些媒体悲切的同时,不可忽视的是一些传统媒体依旧发展的风生水起。在时代的变革中,唯有创新求变,才能在这个日新月异的社会中生存下去,人如此,媒体亦如此。
 


 

五、VR的火爆与山寨 , 新技术还是新噱头

  2016年被称之为“VR元年”,VR的火爆得益于今年的两会报道。在今年的两会中,人民日报客户端用VR技术无死角观察全会场,新华社更是拍摄了19个VR视频,《光明日报》、《经济日报》和《法制晚报》也都进行了VR视频报道两会的新尝试。一时间VR成为显学,许多传统媒体都在探讨VR拯救传统媒体的可能,然而VR的发展更多的像是一个噱头,目前尚无消费级别的产品出现。央视新闻频道也在一档栏目中评论表示:“虚拟VR已经变味,VR盒子提前进入山寨模式。”而传统媒体对于VR的看重其实也是有失偏颇,因为VR真正的价值是在不可言说的成人领域里。
 


 

六、后真相时代, 社交媒体是罪魁祸首?

  “后真相”(post-truth) 是牛津字典公布的“2016年度英文词汇”,其定义为“诉诸情感及个人信念,较客观事实更能影响民意”。说白了就是立场大于事实。“不转不是中国人”似乎是“后真相”的具体中国化。“后真相”随着媒体的转型愈演愈烈。新闻信息的碎片化创造了一个原子型的世界,谎话、流言、绯闻在其中高速传播。谎言在互联网上广泛流传,并呈现出真相的样子,相较于主流媒体的信息,网民们更愿意相信彼此。11月的“罗尔事件”无疑是后真相时代的一个典型样本,罗尔熟练运用社交媒体和网络传播方式,剪裁事实、诉诸情感,以此聚敛钱财,一个充满煽情和漏洞的软文在社交媒体扩散。最终成为一个社会事件。真相总是慢于情感和站队,人们的同情心同理心让我们在随手转发中助长了这个巨大的谎言。
 


 

七、得90后者得天下, 电视剧市场风向突变

  在媒体的传统认知中,中老年人一直是电视的忠实观众,摸准了中老年人的口味,电视的收视似乎就有了保障。然而随着90后走上台前,电视剧的受众也发生了新的变化。2016年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剧为《芈月传》,而紧随其后的就是《解密》和《亲爱的翻译官》,这两部电视剧均由湖南卫视独播,主打的正是青春牌。而东方卫视和安徽卫视在90后观众中的收视率也在迅速爬升,分别达到了28.6%和48.5%。而之前IP剧、玄幻剧的火热,无不与90后电视观众的增长有关。他们大多是文学IP的忠实拥趸,大量的粉丝为IP影视化铺平了道路。IP+玄幻仙侠剧+“90后”+资本,构成了当前中国电视剧生产和消费的基本面貌,电视剧年轻化势头日趋明显。
 


 

八、.政府扶持官媒 ,地方媒体的新机遇?

  传统媒体办不下去了怎么办?在年底的时候我们收到了一个好消息:河北省“两办”联合发文,称要加强对新闻媒体的财政扶持,要求各级党委、政府加大对新闻媒体特别是党报党刊、广播电视台、重点网站和新媒体建设的财政保障力度。消息传来喜大普奔,笔者的朋友圈几乎被这个新闻刷屏了。可见传统媒体对于政府救市是多么的渴望,不出意外的话,各省市可能都会向河北看齐。这对于步履维艰的地方传统媒体来说是个好消息,被政府全额“包养”,至少可以衣食无忧了。地方财政的加持,让传统媒体有了更多的时间可以适应转型的考验,但是如果一味寄托政府包养,迟早还得死。
 


 

九、魏则西事件,医疗竞价广告之恶

  可能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这个因滑膜肉瘤病逝的年轻人了。 他从百度上了解到,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有一种号称与美国斯坦福大学合作的肿瘤生物免疫疗法,在对生的极度渴望下,借钱完成了治疗后,发现不仅没有效,反而发生了肺部转移。最终,魏则西去世。事发后,国家网信办会同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卫生计生委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百度公司,对此事件及互联网企业依法经营事项进行调查并依法处理。魏则西之死,揭露出医疗竞价广告之恶,更暴露了虚假医疗宣传之毒,希望一个年轻人的生命可以终结虚假医疗宣传。
 


 

十、破碎的泡泡,电视剧反收视率作假战打响

  收视率作假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电视圈受虚假收视率荼毒已经很久了,终于,今年的双十二,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向电视剧收视造假的黑色产业链宣战。而事件的缘起则是前几天浙江卫视《美人私房菜》临时换挡事件:由于制作方没有购买收视数据,浙江卫视的黄金时段电视剧收视掉到了第22位。浙江台不得不将该剧停播。收视造假现在已经成为了电视剧市场的一个毒瘤,各方深陷其中却有无法自拔,而这却便宜了收视造假机构,有媒体称,全年约有40多亿人民币被收视造假侵吞。然而笔者对于这场反收视作假战争却持悲观态度,首行业的呼吁是无力的,没有政策或是司法的介入,单纯的呼吁无济于事;其次,现行的电视剧评价,电视台招商唯收视论的格局不变的话,收视造假仍将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