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发布 实战技巧

来源: 传媒内参 JOE CHIANG

热词搜索: 角色 讲故事 剧本


  一个说故事的人,是上帝,而且不是一个善良的上帝。至少,如果你想要你说的故事跟读者有共鸣的话。一个会说故事的人,是一个恶毒,冷酷的神,监视着他的角色。在这样的冲突底下—作者vs角色 —故事诞生了(毕竟,剧情的精髓就是:角色从作者丢给他的屎堆中爬出来的故事)
 
  说故事的人就是要机车。你的工作就是要永远把角色搞在你的拇指底下。
 
  以下是25个这样做的方法:
 
1、你的代理人:反派
 
  神有替身,是它在人界的左右手。反派是作者的替身,是作者在故事世界里的代理人,左右手掐着主角的脖子,积极的挡住主角的理想,渴望。
 


2、最沉重的负担

  观众和角色必须知道桌上还有多少筹码—这副牌不赢,阿妈会失去她心爱的宠物猩猩,橘子朱。当说故事的人,可以随时提高筹码,提高点温度,直到角色像亚特拉提斯一样,背负着支撑天地般的重担在身上。突然间世界的命运就落在他手上,输了会失去一切,老婆,家庭,他自己。另外,红毛猩猩名子取“橘子汁(朱)”很屌吧。
 
3、不要告诉我成功的机率

  给角色一个不可能达成的事,是一个很好“搞”他的方法。打败不可能证明他是[超人] ,被不可能打败证明他是[常人]。切记,角色不一定要打败这些事。失败是OK的,这样才是人生。
 
4、两边是马,左右为难
 
  让角色有两个选择。要效忠国家,还是要爱他的家人,让他在对科学工作的热忱,与家庭宗教背景中徘徊不定。重点是,把角色绑在两个决定中间,然后让马儿跑吧。
 
5、安静,低调,闭嘴
 
  给角色一个秘密身份,一个禁忌的恋爱,一件不可告人的事,揭开这些秘密会毁了他。角色必须不时保护秘密,说故事者必须不时威胁角色说出它,你会吧?因为你很邪恶。
 


6、用缓速脊,路障,老虎挡住成功之路
 
  这个?太简单了。每当你的角色去争取他想要的东西时(心爱的女生,一个饼干,世界和平,妖精的帽子)甩他一巴掌,用老虎挡他的路,剁了他的手。但不要让故事变成性虐待片。可以安排一些小成功,让角色在失掉的大局中,取得平衡。没夺得妖精帽,没关系,抢了他的鞋,可以用来追踪他。

7、不想要清单
 
  常听人说:角色想要的,奠定了他的个性,反过来说也可以,列出角色最不想要的清单。他怕成真的事情。老婆离开,提早离开世界,小弟弟被巫师偷走。身为说故事者,就是要随时提醒他这些可能会成真。
 
8、苦味的胜利
 
  一个老套剧情:“终于夺得妖精帽了! 哈哈帽子里都是毒蜂。”《终极警探》也有很棒的假胜利。布鲁斯威利成功的打给警察求救,却反而造成更大的灾害。
 
9、食虫说书人
 
  每个人都有他们爱的东西,找出那些东西,并一个一个夺走!“对不起,亲爱的主人公,在大火中,你失去了房子,丈夫,和师父给你的魔幻九节鞭。”

  你有两个选择:暂时失去和永远失去。暂时失去,故事仍会继续,寻找失物的旅程本身也是个故事。永远失去,会把冲突内化,角色必须学会面对失去。

 


10、用滴答钟让他滴血
 
  如果你有一天想挤我的心脏,让我的血压升高,动脉暴肿,给我一个倒数计时的滴答钟会让我崩溃。故事中的角色也可以这样搞,“你只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必须从“丑妖精”手中救出奶奶的红毛猩猩。不然呢? 不然“橘子朱”就会变的跟他们一样。”
 
11、打成猪头
 
  我们再一次找终极警探——布鲁斯威利,他在片尾几乎是把枪黏在血淋淋的身驱上。搞角色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伤害他,一次又一次的伤害。
 
12、哀莫过于心死
 
  说到伤害,脱臼的下巴,骨折的脚,订书机钉过的阴唇,都比不过爱人的背叛来的痛。我就是要在你最需要的时候离开、都是为你好啦、我已打给警察了、他们在路上、把猩猩还我”—爱人背叛,心如刀割。
 
13、把生活打碎
 
  想想所有拼凑成“你”的拼图区块,再想想你角色的拼图区块:爱人,父亲,朋友,警长,烂厨师,爵士迷,妖精猎人。把拆散拼图,丢掉大部份区块,当他失去基本身份时,强迫你的角色去思考他到底是谁。什么驱动他?他如何重建自己?
 
14、打破既定想法
 
  这是比上一段更深入,更内心的版本,拿角色认为他确定的事情。可能是她的家庭,她的政府,她的童年,扭曲角色对这些事的认知。认知错乱了,就必须有所反应,也回不去以前的生活了。
 
15、他妈的三角恋
 
  不管三角恋,四角恋,这是一个更具体、让角色做艰难决定的方法。讲的好,就会抓住观众的心。
 

 
16、欺骗蝎螫伤
 
  谎言很危险,迫使角色不得不撒谎,或相信别人的谎—就是把他放到危险之地。我们都知道谎言很有可能被曝光,也知道谎言不是孤单的,像蟑螂,看到一只,墙后肯定有一群。如果迫使要相信别人的谎言,角色会开始用错误讯息来作决定。
 
17、只是误会
 
  讲到错误讯息,误会一直是连续剧爱用的把戏,最经典的讽刺剧情就是,观众知情,角色却不知情。
 
18、王不见王
 
  两个目标很难同时达成,事情很难两全其美。要救老婆,还是救妈妈。人生就是充满取舍与感慨。
 
19、亲爱的角色,你做错决定了
 
  观众会对角色产生同情心或感到羞愧,因为当我们看到角色犯错时,脑袋的某部份,会让我们觉得是自己在犯错,观众会把角色跟自己联想在一起,所以当角色做错决定(更好的,当角色执意选错路时)会让观众感到非常不舒服。
 
20、刺刀下的爱
 
  把角色的爱人丢到险境,是很好搞他的方法,救人之路一定不简单。就算救回来了,一切也不会像以前一样。
 

 


21、人生残酷舞台
 
  角色说:“我永远不要变我妈妈那样”然后你看喔,开始越变越像妈妈。警察说:“我不要让工作打乱我的生活,然后你瞧喔,工作开始慢慢打乱他的生活。每个人心中,都有不想到达的地步,不希望扮演的角色,但因人的脆弱,自私,不会将心比心,让我们被吸引到不想去的地方。冷酷现实的人生,是很好搞角色的方法。
 
22、用尖物戳角色的弱点
 
  每个人心中都住一个魔鬼,每个人都有弱点。故事中的角色当然也是。身为一个说故事的人,就是要把这些弱点抖出来。角色可能是瘾君子,坏脾气,身体虚,对邪恶妖精有包容心——不管是什么,你的工作就是要召唤出魔鬼,把故事搞复杂。
 
23、夜行鼠狼,夜间出没

 
  环境可以是很棒的坏人,零下温度! 崎岖山路! 黄蜂暴! 让整个场景活起来,把最坏的事带给最好的角色!
 
24、尖嘴利牙的鸡群
 
  不懂为什么鸡群回栖息地是一个角色过去的阴影又再度笼罩他的比喻。鸡一点都不恐怖阿,为什么不是猫头鹰?猎鹰?鸟类算了吧,方言应该是:你就等那些忍者回栖息地吧!离题了。重点是,每个角色都希望从他过去的阴影中逃出。当他认为逃出了,过去的阴影又再度笼罩他—疯婆娘前女友,想再干一票的前同事,魔鬼终结者。但魔鬼终结者其实是未来的阴影又再度笼罩主角。
 
25、爱之深,责之切
 
  最后,最重要的就是你,说故事的人,必须愿意把你的角色丢到车水马龙的虎口。你当然可以,像父母对待小孩一样,想当他的朋友,因为你喜欢那个角色,你想要他成功,那都很好。但故事因冲突而生,冲突因角色处于困境而起。也不是说要你不断制造灾难。再说一次,这不是在搞性虐待。但你必须愿意把熨斗拿到角色脚底烫一烫。一个人要尝到成功的甜头,谁不是经过一番地狱般的试炼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