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01日 发布 剧本创作

热词搜索: 编剧 瓶颈 创作


  只要是写东西,就会遇到创意枯竭的时间。很无奈,但是每个人都会碰到,任何人都希望能写出原创、出人意料、生动的故事。当然,通常情况下,我们需要挑战的不是想象力,而是时间。伟大的作品需要时间,你花费的时间越少,就越可能需要套路来克服叙事障碍。

  写作是很艰难的,就算不需要完全原创也是一样,更何况你还需要做一些独特的事情。如果想要摆脱创意枯竭,就必须拒绝老桥段,把故事扎根于角色真正会做出的决定,如果你像很多人一样缺乏生活经验。这里有6个点子,让你快速改变现在的状况。

通过强加选择设置“勾子”

  我会在剧本中,尽早让主角在两个明确的选择之间做决定。这样观众也能做决定——“这个角色跟我一样”或是“这个角色跟我不同”,选择之间并不存在对错,而是与哪个适合故事有关,这会让观众感觉到自己和主角建立了联系。

  精准的早期选择,能使你养成由角色做出实际决定的习惯。它们可以是剧本一开始的日常选择,也可以是随情节发展,在逐渐增的巨大压力之下作出的选择。但如果你的主角塑造得过于平淡,模糊,无法hold住你的电影,请试试这招:在剧本的第一页,创造一个情境,你的角色必须在两个选择之间做出选择,让角色尽快向观众展露自己,这也意味着角色向作者展露自己。

忘记深度

  我们都希望成为有深度的作家。不过最经常的情况是,我们得先写一个平庸的版本,才能得到一个有深度的版本。

  故事第二幕出现模糊不明,混乱,大多是因为你没有在第一幕将角色的意图有效传达给观众,他们或多或少能感觉到一点,不过确不能准确说出主角要什么,这会让故事第二幕没有重点。很多时候别人说故事第二幕太长了,并不是在说剧本页数,而是他们不清楚你要把他们带往何处,他们又为何要出发。试试在第二幕开场写一个场景,让你的主角说出他们想要什么。以清晰,直接的语言讲述他们的目标。

  有谁需要看你一笔挥就的版本吗?没有!但这也会帮助你认识到,你实际上没有明确地认识那些目标,比如“故事主角的实际目标是什么?观众以为的和自己真正需要的有什么区别?”这恰恰是写这种场景的要义——提炼出角色的目标和电影为他们设置的结局之间的矛盾。同样,这一幕并不需要保留到以后的版本中。但它一旦存在,可以提示以后一切发生的事。之后,你可以将其删除。

不要回答得太快

  要写出优秀的第一幕并不难。因为只是问问题。问题并不难,难的是答案。传统叙事的建议是:把英雄困在树上,用石头砸他们——然后让他们下来。

  提问和答案在这里指的是情节,为什么你的英雄上了那棵树,他们怎么下来?——也指角色和主题。好的第一幕会提出叙事问题,心理问题,哲学问题等等。不过有时候你需要决定什么答案最好。答案会在第二幕给出,但揭示答案的路径在第二幕——一个不稳定,探究的部分。

  在初稿里,我经常看到的一个问题:主角在开始征程之前似乎就已经知道所有答案。他们没有什么需要学的,因为作者已经知道他们要去哪里。要为你的角色注入一定的“盲目”。你虽然知道答案,但你的主角仍然在搜寻,犯错,这样情节才能发展。

写“本应该式”结尾

     第二幕的结尾是剧本中最难写的。当我被困住时,是这样想的:第二幕的突破点在于你的主角认为电影应该结束了,这也是他们行动上该遵循的,就好像第二幕末尾他们采取的行动能解决该电影的本质冲突。

  当然他们是错的。他们不知道这是一部100分钟的故事片中的第70分钟。选择适得其反。他们认为自己有答案,但他们的答案是错误的,或至少是不完整的。电影还没让他们结束,他们还没有完成学习,成长和改变。

让每个人的生活更糟糕

  因为花了很多时间去描摹角色,我们也不由渐渐爱上他们,因此不想在他们落魄时再火上浇油。就像现实中,如果你在乎的人受伤了,你肯定不想把事情弄的更糟糕。

  但我们必须让角色的境况变的更糟糕。压力下做出的艰难抉择会让你找出某人的核心,无论是在故事中还是在现实中。在顺遂的情况下很容易做出正确的选择,但当一切都不顺时,就难得多。如果你足够爱自己的角色,就让他们遭遇一些坏事吧——这样观众才可以找出真正的他们。(此处需要澄清,这是写作意见,而非生活建议——不要对自己所爱的人做坏事,除非他们活该。)

  所以,如果你卡在第三幕,看看从第三幕开始到高潮,问问自己,“主角的遭遇是不是越来越糟糕?还是我无意中使他们越过越好,却毁了结尾?”回到主角呆在树上的那个概念吧:有时候在第三幕我们会不经意地展示角色如何缓慢而平稳地从树上下来,一个树枝接一个树枝,越来越接近地面。他们四处解决生活中的小问题,以应对高潮时的挑战。

  这是完全合理的,甚至是现实的。但它致命之处在于,削弱高潮,让紧张感荡然无存,也让观众乏味。最好的结局通常归结为选择,一个为主角的生活带来不可逆转的后果的决定。最好从第二幕结尾让主角的生活变得更糟糕,完美的高潮就会自然而然发生。不要让主角慢慢从树上移下来,让他们跳下来。

在结局时做自己
 

 

     有时候剧本里很多问题,只是因为一个根本性的问题:结局。

  结局是一个叙事无限可能性消失,必须选择立场的时候:“我的故事要如何收尾?”在通往结局的路上,你可以用尽转折、噱头和技巧来卖弄你想要的,但最终你必须做出决定。不是有什么有可能发生,而是你坚信一定会发生的事。

  男孩遇到女孩。他们结婚了吗?是否过上幸福生活?还是说在甜蜜期过后产生摩擦,最终分手...再与别人重新开始?是不是有人犯下了谋杀并且试图掩盖?这就是你必须写的。如果不这样做,片子就会使人觉得虚假。所以,就像主角应该在最开始做出揭示性选择一样,他们在最后也必须做出同样的选择。一个作家可以在剧本里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带领观众踏上拥有无数可能性的叙事之路......但到了结尾,就必须揭示自己。如果不这么做,结局将永远不会真正落地。

  当然,你可以写一些在结构上起作用的东西,把情节串联在一起,以一个恰当的示意图解决人物弧光,但它不会像你最爱的电影影响你那样影响你的观众,何必写一些背弃初心的东西呢?

  就像你的角色,作为写作者,你也会做出好的选择和坏的选择,但一个勇敢的强有力的选择肯定要比一个胆小的没有说服力的决定更有趣。所以选择吧,反正这之后你可以随时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