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5日 发布 创作体验

来源: 新片场

热词搜索: VR 虚拟现实 拍摄


  国内首部VR全景室内情景剧《占星公寓》导演何梦雨从拍摄机器的挑选、机位安放的方式、场景穿帮的解决、镜头声音的处理、后期剪辑的变化等方面为大家带来第一手VR拍摄实战经验。


拍摄机器的挑选

  现在基本上市面上用的广的是gopro拼成的全景摄像机,有六个头、七个头、十个头等规格,也有用红龙或者blackmagic拼装的。一般来说,镜头越多,安全距离越小,畸变就越小,镜头越少情况反之。如果拍摄场景比较小,镜头少的拍摄机器比较合适,比如两头的摄像机就是不错的选择。考虑到安全距离是基本固定的,镜头越多画面缝隙就越少,相对安全距离也会变小,但需要注意,只要是镜头缝隙就会有缝合问题。

机位安放的方式

  总体来说,镜头语言还是传统视听语言的核心,只是需要按照vr的办法想合适的呈现方式,即使是好莱坞还没有真正创造出行之有效的视听语言。三脚架或独脚架是最常见的设置方法,同时你可以选择将摄影机悬挂、手持,或者是选择无人机载摄。

 

  为了捕捉场景的动作,导演需要考虑观众在观看时的角色选择,他到底是参与者还是旁观者。通常有从顶棚悬挂拍、从地面向上拍和与演员同高这几个角度 ,以主画面为中心的情况,有时还会在场景中间拍摄。这样,观众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探索现场,看他们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场景穿帮的解决

  灯光问题的话现在以散点布光为主,主要为营造气氛,也可以提前规划好灯光区域,后期擦除,不过这两种方法都没有办法把灯光做成传统影视那样精致, VR拍摄没有办法精致打光,如果要打光需要跟后期部门沟通,以方便擦除为宜。轨道也一样,也可以后期擦除。

  如何引导观众跟随主线剧情,合理的利用音乐强调时刻,传达情感。还有一种方法是灯光,以VR热播正在拍摄的搞笑惊悚类VR电影《空姐大战猛鬼之空中鬼灾》为例,该故事发生在飞机上而且带有惊悚元素,所以在设定剧情的时候关闭了现场所有的灯光,仅留下一个手电筒,这样手电筒的光照到哪,哪里就是主线剧情,在周围全黑的情况下,观众自然就会跟随剧情发展走。

镜头声音的处理

  场景切换需要找正确的理由,前提是导演需要给角色一个理由去切换,比如跟某一个角色说:“去帮我拿杯水”之类的小动作点就可以完成过渡。由于挑杆涉及到穿越各镜头的问题,声音多用无线麦克风采集。目前的vr终端硬件(一体机+手机)都只有左右声道的设置,所以目前vr本身在呈现终端上就无法实现声音跟着目光走。

  然而,VR影视内容的拍摄通常需要一镜到底,所以在选择演员的时候如果能有话剧演员就是相对更适合的,因为话剧演员通常可以不间断表演,并且肢体语言丰富。VR视频的特点决定了它不会像传统电影那样拥有特写镜头,那么,夸张的肢体语言就会成为表达感情的重点。

后期剪辑的变化

  后期剪辑除了多出了缝合的这一步外,其他的和传统影视是同一套流程,算法比较低级的剪辑软件想对容易崩溃。比如pr、fcp7,都是算法很老的剪辑软件,但是因为传统影视上大家用的习惯所以一直在用,但是因为他们本身的算法太过于低级,在VR剪辑上会出现很多看似不疼不痒但是确实讨厌的小问题。fcp x的算法就已经更新了,基本没有问题。

 

感官刺激的拿捏

  传统电影的时候情节无论多么恐怖,观众一看周围的现实,立刻就可以得到舒缓。但在 VR 视频时代,由于沉浸在场景里,如果眼前的衣橱里突然掉出具尸体或者身边猛然蹿出只面目狰狞的怪兽,心脏不好的就未必是一句“吓死宝宝了”就可以轻易平复的了,弄不好会出人命。

 

  这是一个道德思考问题,目前业内并不支持用VR拍恐怖片,因为身临其境的感觉让用户感官放大,最后有可能导致悲剧发生,所以鬼片题材目前在VR界是颇受质疑的。如果要拍鬼片的话,我们之前的方法是不断加入喜剧元素去破坏那种氛围,虽然知道这样出的鬼片没有很“恐怖”,但是出于道德考虑还是这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