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9月06日 发布 前期拍摄

来源: 影视工业网 作者: Kevin H. Martin 翻译:the big blue

热词搜索: 拍摄详解



  《星际迷航》系列的特效可以说“喜忧参半”,五十年前该系列的原初剧在NBC播出时,需要四家不同特效公司来负责不同的特效部分,以赶在播出日期前完工。为了营造古典而精致的光学效果,工作室所面临的压力导致了一小部分工作人员的崩溃。
 
  在《星际旅行:原初》系列完结的十年后,《星际旅行》系列就回归了,在开机谣言传了几年后,这部电影终于开拍,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星球大战》和《第三类接触》所取得的巨大成功的一个回应。制作团队随后经历的难题也非常巨大。由于对光学效果几乎没有丝毫经验,手足无措的派拉蒙在距离影片上映不到一年的时候,撤换了最初的特效团队。特效大师Doug Trumbull和John Dykstra被请来加班加点的工作,最终在这次工程量巨大的抢救任务中完成了将近600个镜头,为影片赢得了奥斯卡提名,但Trumbull却因此住院。
 
  其后的二十年里,工业光魔负责了九部《星际迷航》系列电影中的六部,并在1987年于辛迪加频道播出的电视剧续集《星际迷航:下一代》中为太空飞船和星空等元素提供了详尽的素材。微缩模型和MoCo(高科技交互式摄影控制系统),与35毫米摄影机拍摄的合成视频组合起来,形成了一套核心的拍摄方法,使得特效总监Rob Legato 和 Dan Curry能够提前制作大量的特效镜头,它们被用在《下一代》后十年的剧集中,其中还包括派生剧《星际迷航:深空九号》中的绝大多数镜头。

 
  到了九十年代末期,CG替代了物理模型,并很快进行了普及,这在后两部的《下一代》系列电影中也有体现,同样运用这一技术的还有最后两部(截止到目前为止)电视剧集:《星际迷航:航海家号》以及《星际迷航:企业号》。

  当JJ·艾布拉姆斯通过2009年的《星际迷航》和2013年的《星际迷航:暗黑无界》重启了这个尘封已久的项目后,预算直接飙到了九位数。但是面对执导《星球大战》的诱惑,艾布拉姆斯在下一部《星际迷航》开拍前选择了离开,不过他仍然担任这部影片的监制,并且推荐了林诣彬来执导。最终,《星际迷航:超越星辰》将背景放在了企业号的五年任务上,讲述船员们遭遇了联邦的新威胁,并在飞船因为蜂群的围攻而坠落后自救的故事。为了最大程度的实现23世纪的科幻场景,Dneg特效公司加入了团队。Dneg过去参与了《速度与激情》的制作,对太空世界也并不陌生,他们曾凭借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星际穿越》赢得了奥斯卡奖。


  在派拉蒙出品的系列最新作《星际迷航:超越星辰》中,柯克船长(克里斯·派恩饰演)和契诃夫(安东·尤金饰演)发现了一条由外星战士婕拉开辟的小路。三人组为了躲避敌对势力,决定修复一艘抛锚在星球上的飞船。这段特效由Dneg制作。
 
  在完成《哥斯拉》和《法老与众神》后,Dneg的联合创始人Peter Chiang担任了《超越星辰》的视效总监,协助他的是内部代理人Raymond Chen和视效主管Sean Stranks。Chiang的任务还包括统筹供应商在前两部电影中的制作的素材。“我们继承了一笔很棒的遗产,”他承认道,“我们在特效公司之间构建了自由的数据传输通道,使得Dneg创作的东西可以很快传输到Atomic Fiction以及Kelvin Optical——一家J.J.合作的公司——那里,用来合成他们的镜头。QuickTimes和EXR使得我们可以将每一次迭代的作品交给林诣彬,这样他就可以验收一下成果。Kelvin
Optical和Atomic Fiction之间的沟通程序一直都很顺畅,这也让经验丰富的视效制作人Ron Ames(《钢铁之躯》)得以整合我们所有的工作。
 
  同样从艾布拉姆斯的导演作品中继承到的还有整个企业号——更确切的说,是由工业光魔设计的用来搭建企业号的几何模型和结构图。“因为所有的数据都属于派拉蒙,所以我们可以使用工业光魔的模型。”Chiang说。“即使如此,我们还是有很多着色工作要做,这样才能将飞船转化成我们想要呈现在大屏幕上的模样,也就是林诣彬版的企业号。它的造型较为怀旧,看上去更接近最初的电视剧版本,连接飞船主体、引擎和机舱的部分较为纤细,让它看上去有一点脆弱。”
 
  工业光魔在他们的前两部电影中对飞船的外表设计进行了一些更改,在《暗黑无界》的结尾处,修复好的飞船看上去有若干不同之处。“在回顾这个系列的历史时,你会意识到你最不想做事情的就是照搬以前的东西。”Chiang指出。“我们做出一些新的改变,包括将机舱外型设计成流线形,整体形成了一个较为怀旧的V字型。我们还拉伸机舱和机颈,使它们更为细长,让它们在面对攻击时看上去更加显眼。”


  要表现23世纪的军事交火,意味着视觉效果不能仅仅停留在“太空战舰从舷侧向对方开炮”这个程度。“导演和摄影指导都参与过《速度与激情》,他们带来了《速激》里用到的Eyemos摄影机还有大量的摄像机,所以我们(视效工作者)也要将这样的激情体现到特效镜头上。”Chiang继续道。“林诣彬希望能表现出35毫米潘纳维申社摄影机镜头的画面感——而不像艾布拉姆斯的版本那样“平滑”——足够多的相机将会让画面在潜意识里传达一种粗糙的颗粒感。我们会让粉丝以从未有过的角度来近距离观察飞船的一部分,这也是对电视剧中早期飞船版本的一种致敬。
 
  曲速引擎是《星际迷航》系列中首屈一指的设定,它能让飞船超光速航行。
 
  “以前的影片通常使用一种类似于‘光驱动’的方式来表达曲速运动时的线条,”Chiang说,“在重新审视我们的表达方式后,我们决定尝试用物理的方式表现曲速效应。”这样科学灵感并不是第一次产生了。来自NASA的科学顾问Jesco von Puttkamer在《星际迷航1》时提出过一个用于描述曲速的概念,但当时并未被采用。概念图展示了企业号被时空泡所包裹,时空泡将外太空光线折射成光谱的景象,这会让人联想到《星际穿越》中的壮观场景,但是通过用交互式摄影系统拍摄微缩模型的手法,实际影片中表现出了一种更接近于慢速快门的线条感。
 
  通过研究,Chiang萌生了一个用折叠飞船周围的空间的方式来表现时空泡的创意。“打一开始,我就和林诣彬陈述了这个创意的效果,”他显得很有激情,“我们研究过光线是如何在引力透镜效应下弯曲的,然后在每秒3000-4000帧的镜头下观察子弹在水中穿行时如何制造波纹。我们同样仔细研究了飞机在突破音障时留下的航迹云。我想象有多重的震荡波纹,他们互相影响干扰,在舱体外形成了一层膜。这能体现飞船正在高速飞行当中,并且有维度感。”Dneg使用由法国公司Isotropix 制作的ClarisseiFX,它将3D渲染引擎、动画封装以及32位合成软件集于一体。“我们近几年在向光线追踪渲染的方向转型,这可以实现极为逼真的光线模拟。”Chiang透露。“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才能捕捉到时光泡上因为透镜效应而产生的惊艳画面。”
 
  《超越星辰》中有大量拳拳到肉的打斗场景,还有《星际迷航》系列中的经典镜头。视效总监Peter Chiang从Dneg内部的“星际迷航版尤达”那里获得了一些专业建议,这些都是该系列五十年历史中的冷知识。Chiang同样影响了对太空星舰的审美表达。“我们看了很多NASA的录像,以了解白矮星爆炸的真实情况,去观察那种刺目且直接的太阳光线。”他表示。“我希望这次的太空在飞船和镜头的运动方面能更有3D感。这样一来,画面不需要都是线性的,而是可以强化环境中没有上下左右这个概念。在《2001太空漫游》中,库布里克让“猎户座”太空飞船停泊在空间站;相比之下,我们可以通过不断变化的透视角度来观察这类不停旋转的物体。


  当企业号穿过遥远太空在抵达星际基地约克城时,Chiang对于这段体验的热情显得格外清晰。
 
  “这个基地是星际联邦的边境,由一系列倾斜的建筑物组成,坐落在一个有很多旋臂、类似于海胆一样的直径16公里的球体中,”他解释道。“如果对宇宙空间的利用最经济、效率最大化的的话,这毫无疑问就是模板,并且这也意味着内部空间的最大化。”为了在银幕上展现约克城的多样性,同时细致的模拟地球生活,工作人员还加入了一种用于区别白天和黑夜的灯光系统。“我们把白天在空间站周围的空间设置成不透明的,但是在晚上这部分空间又会变得更透明,让居民能够看到外面的星空,”Chiang补充说,“这会让星际旅行者感到舒适。”
 
  星际基地约克城的真人镜头拍摄于迪拜,这里也许有地球上最具太空感/未来感的摩天大楼。“在那里拍摄的镜头构成了我们最终版本的基调,”Chiang说,“不过我们还是得对几乎每一个地方进行大量的修改工作。所有的东西都要调色,因为星际联邦的主色调是蓝色、白色、银色、黑色,但是迪拜给人的感觉以淡棕色、黄色为主。”“在拍摄过程中,我们非常清楚那些是要可视化的,并会在搭建框架的时候就重视它,”他指出,“我们用光学雷达扫描了大约40座建筑,为我们想要搭建的东西提供素材。这些素材纹理很重,我们可以将它们通过系统转换成框架,用于生成背景以及约克城头顶上的其他旋臂。”

  在影片的大部分时间里,柯克船长和幸存的船员被困在一个星球上,既要面对外星人的攻击,又要找到逃出去的办法。《星际迷航》中的很多标志性元素被林诣彬编排进了这段情节,从传送光束到相位手枪的枪战。后者要求工作人员对视效以及真人实拍进行结合。
 
  企业号坠落后,受伤的史波克在接受麦考伊医生(卡尔·厄本饰演)的治疗。这两个角色过去由伦纳德·尼莫伊和德福雷斯特·凯利饰演,他们(史波克与“老骨头”)之间恒久不变的情谊是原初系列和前六部系列电影能够吸引观众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特效总监Cameron Waldbauer非常棒,他为我们制作了相位炮发射的蓝白色光束以及掠夺者蜜蜂发出的绿色光束,”Chiang说道。“他用烟火制造出了火球的效果,就像预告片中柯克和契诃夫背后的那个那样,我们只需要稍作一点加强处理。如果有一段特效场景需要与我们的真人表演结合的时候,我们通常会拍一个没人的飞船,但是如果与真实场景的交互能够为我们的工作提供参考或者可行性,那将是再有用不过的了。”
 
  编剧Simon Pegg和DoCug Jung通过一个粉丝网站来普及《星际迷航》的知识,而Chiang在内部有他自己的一套东西。“我们发现每一台设备上都有一个我称之为“星际迷航版尤达”的家伙在那儿工作,”他笑道,“他们每个人都好像一个超级大脑,如果你需要了解系列的其他作品中有些什么设计或者思路,他们准能够给你答案。比如我们有一组镜头是关于一艘古董级的飞船,设计过程中某个尤达大师告诉我们,可以从《星际迷航:企业号》中找到一个22世纪飞船的模板,这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他笑道。“虽然已经讲了这么多,但我还是要说,能够参与《星际迷航:超越星辰》对我而言是一个极大的殊荣,”Chiang说道,“而且我认为,我们为粉丝和普通观众呈现了一种用全新视角来观察他们熟知的《星际迷航》宇宙的方式。”